主页 » 热点 » 又是一年腊八时

又是一年腊八时

2019-04-06添加留言

  又是一年腊八时,这使我不由记起几十年前背冰的事,仿佛又闻到了几十年前那碗香喷喷的腊八饭,这样的时候,浓浓的乡愁便会萦绕在人的心头……

  记忆中的腊月是个温暖的季节。

  说温暖,其实与青藏高原的季节气候有些不大符合。但细想起来,的确是个让人暖心的月份。每逢腊月,大人们都会感叹:哎呀,怎么不知不觉又到了腊月?日子过得真快啊!是的,春播种、夏锄草、秋收获、冬储备,庄稼人的日子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重复着辛苦的劳作,重复着收获的喜悦。

  只有腊月,才算是庄稼人真正意义上悠闲自得的日子。父辈们除了运送家粪、拉土垫圈,此时还有闲余的时间收拾烧煨,把家操办得热热火火;奶奶、母亲和妯娌们仍在起早贪黑地打扫家院、烧火做饭、喂鸡喂猪,每日里都在忙碌中打发着时光。

  这样的日子里,爷爷总会在早饭后出门,他一手牵着心爱的骡子,一手拿着永不离身的烟斗,迎着初升的太阳慢悠悠向村边的小河走去,还不时对着骡子说上几句话,话音中充满了对骡子的无限感激。爷爷常说,到了腊月,要天天出去遛遛骡子,让它在外面找点吃食,在土地上打打滚,拔点地脉,因为到过年的时候,还要套上骡车串亲戚呢!

  这时,我便与兄弟姐妹们追随在爷爷身后,争先恐后地去拉骡子,时不时让爷爷呵斥两句,可贪玩的我们哪里顾得了爷爷的呵斥啊,反而跟得更紧了。其实,我们每天跟爷爷去遛骡子无外乎就是想从爷爷口中知道我们急切等待盼望的年啥时候到,啥时候能坐上骡车去串亲戚啊!

  终于,年关的第一个节日腊八到了。这天一大早,裹着小脚的奶奶天不亮就起来催促婶婶们到厨房熬腊八饭。叔叔也会趁早起来背上背篼,拿上刨撅,到河滩去背冰。在封冻的河滩里,叔叔先找出干净的冰面使劲挖,挖起的冰块差不多能装满一背篼时,就背回家。我们这些孩子便围着叔叔打转,争着,抢着,想第一个吃上叔叔从河滩背来的冰。据说,这天的冰吃了不拉肚子。我虽然无从考证这腊八的冰吃了不拉肚子的说法有多少科学依据,但记忆中我们也似乎没有因吃腊八的冰而闹过肚子。叔叔选好一块干净透明的冰块放在中堂的面柜上,再选冰块放在大门顶上,放在花园里,把小的冰块砸碎撒在院子里,放在马槽里,让鸡猪牛马驴们吃,而后又背起剩余的冰放到自家的地里去。

  祭腊八冰,意在祈求神灵护佑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与牲畜吃了腊八冰就会驱除百病,四季平安,所以,乡亲们总会赶早去背冰。

  腊八饭是初七就备好的。这天,叔叔背上捡拾干净的麦子,到冰滩上去舂。舂之前,刨凿出一个直径约三十厘米、深约二十厘米的冰窟窿,把麦子放进去。麦子的温度相比冰要高一些,这样一接触,冰就开始消融。冰水融到麦子里,麦子变温了,这时,用木槌或门担朝麦子上使劲舂。等麦皮与麦粒脱离时,挖出已舂好的麦子装入布袋子再背回家,婶婶们用簸箕把麦皮簸干净,只待洗净后下锅。

  腊八饭的麦仁和肉熬得越烂越好,这样吃起来更香。于是,头一吃过晚饭后婶婶们就把麦仁连同肉和盐、花椒粉等一起熬煮。等锅开了,滚上一会儿,便把牛粪片放在灶火里用文火慢慢熬煮。每每这时,清香的麦草火和牛粪片便红遍了整个灶膛。到了大半夜,一大锅冒着热气的、黏稠的、入了味的可口的腊八饭就基本熬好了,此时,香味弥漫了整个屋子……

  那时,腊月里我们就急切地盼望着腊八这一天。因为在这一天,我们就可以吃到有荤腥味的饭食了,这不仅是一顿难得的美餐,更是一顿在艰难岁月里滋养人们心灵的大餐啊!对于这一天,我们既是翘首期待,又担心着它的转瞬即逝。

  可是,我们的焦急等待,我们的欢呼雀跃,往往成了奶奶的一块心病。我们越是等待腊八这一天,越是让奶奶增加负担——哪来的肉来熬腊八饭啊?但那时,我们幼小的心灵里丝毫没有烦恼的概念,反正到时尽管享用就是了。一年一次的腊八饭于我而言,那种漫长的等待与我灵敏的鼻子和强劲的味蕾较着劲,这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折磨。幸好,久违的腊八饭已熬煮成功,也不枉我苦等一场啊!

  腊八饭可不是一顿普通的饭。在我国古代,天子国君要在每年农历十二月要用干物进行腊祭,敬献神灵。干物称腊,八是八谷星神,故称腊八。在时间上,腊祭是在每年农历的腊月初八日进行的,祷祝是腊祭的一个重要方面,祈求来年风调雨顺,确保农业丰收;每年的腊月初八日用干物祭祀八谷星神,进行祷祝,称为腊八祝或称蜡八祝,每年此日,要用干物煮粥,敬献农神,进行祷祝,祈求保佑,以庆丰收。看来,这腊月初八熬煮腊八粥绝不是无本之木,这腊八粥是为祭祀而生。如此,腊八节煮腊八饭的饮食文化和风俗习惯便被人们传承了下来。

  腊七腊八是一年当中气温最低的日子,人的体质也变得较弱,而这简单的腊八饭既可和胃、补脾、养心,也可增强人体免疫力,提高耐寒能力。难怪儿时每逢腊八,奶奶会让所有的亲人都喝腊八饭呢!

  腊八这一天,一大早能喝上奶奶熬煮好的腊八饭,是一家人最幸福的事。它香味扑鼻、热气腾腾,一口下肚,冬日的寒冷早已消失殆尽,好像空气中也弥漫着麦仁儿暖人心脾的气息。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多少年过去了,我们熬煮腊八饭的用料比儿时讲究了许多,什么小米、大米、红枣、莲子、粳米、红豆等等,名目繁多,令人目不暇接。这样熬煮的腊八饭应该是味美无比。可每每品着这样的腊八饭,我的思绪却插上翅膀,飞向唤醒我浓浓乡愁的村庄,那熟悉的乡音在耳边回响,那浓香的腊八饭似乎在唇边萦绕,久久也不能散去……

  老话说,过了腊八就是年。在这个节日,忙碌了一年的人们开始坐在家里享受一年辛苦的劳动成果。在外的游子早已做好回家团聚的准备,那香浓的腊八饭,在母亲、在妻子、在亲人捧着的碗里飘香,在麦草和木柴的燃烧下熬着、煮着。麦子毫不吝啬地释放着它的黏度,凝结成无限的亲情、莫名的乡愁和深深的牵挂,能吃上母亲亲手熬煮的腊八饭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记忆中,每到这个时节,母亲都会让自己家的屋顶上飘起伸入云端的炊烟,熬煮着思念,熬煮着等待。

  腊八是一缕浓浓的乡愁,含在嘴里,情满心头。

发表评论

友情链接批量出售 域名出售 留学e网 温州信息港 飞库